今天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文艺作品

老家那棵孤独的老树

发布时间2019-07-08 16:37:44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赵金刚

 
  夏日周末的午后,天气闷热,和朋友们偶遇,开始说去饭店小聚,又说是茶社,也没达成一致。于是去了冰屋,冰屋虽是新一代夏日的最爱,但中年人也不妨时尚一把。
 
  这冰屋被高椅分成了隔断,幽幽的灯光洒在雅致的小桌上,服务生轻言轻语,轻拿轻放。更奇特的,冰屋明显处的还有一面“祝福墙”,可以记下对朋友的牵挂,也可以留下对朋友的祈愿,那红红绿绿的彩纸上便填满了浅浅的丝语,暖暖的问候。当被牵挂的那一头来时看了,品尝冷饮的同时,也品味着朋友那份内心的惦记。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饮吸着冰品,没人说话,那“冰山”上咖啡色的奶酪上面点缀着两粒樱桃,好似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你。看那“冰山”慢慢地消融,直到那两粒红色的樱桃漂浮在彩色的“水”面上……这静静的“冰山”消融的过程,使我脑际立即映现了“孤独”这个词,想这“冰山”融化着是艰难的,孤独的;想这不慕浮华的我们是孤独的。于是,我们说起了“孤独”这个话题……
 
  说起了老家那棵老枣树,孤独地站在老家的宅院里,老宅现已成了空地,只突兀地立着那棵老树。父亲在世时说过,我爷爷也不知道这树的年龄,想这老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每每回到老家,最不能忘的就是亲近老树,把手臂搭在糙裂的树干上,就似和历史有了亲近,心里对古树的敬畏有时甚于对故土的牵念呢。想一想,多少次风吹雨淋,多少个月缺月圆,老树孤独地立着,不曾抗争,不曾言辩,这孤独包含着多大的宽容和大度呀。
 
  “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是呀,苍天静穆无言,四季轮转,万物滋生,苍天还要说话吗?乍一想,无言的苍天是孤独的,可苍天真的无言吗?我时常在寻找着答案,可始终没有合适的解释。
 
  也想起了那世外桃源的陶渊明,想他心境平和地弹着无弦之琴,一定是孤独着的,可他一句“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又感觉到了他无忧无虑、心地坦然的田园诗人的素养。想他一定不感到孤独的了。
 
  喜欢孤独,在长且静的夏夜里抱书于怀,听冷雨敲窗,心若闲鹤,沉浮无我,止去自由。书可随意翻上几页,读也好不读也好,不牵挂功名,不关涉利得,全是兴致所致。人为心活,为精神活,这种孤独的状态想想也是潇洒的呢。
 
  想一想,孤独真的是一种心境呢。孤独,并不是寂寞,并不是安于现状,而是寻求一种心灵之安,是避开浮躁后心的安宁,是为心寻找一个静的家呢。喜欢静。因此,这孤独也是快乐之源呢。
 
  真想变成老家那棵百年老树,孤独却静逸地立在厚实的老宅上,抛却杂尘欲念,不管风雨,潇洒地活着,潇洒地观望着世上的一切。
 
  (作者单位:河北省沧南监狱)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