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文艺作品

无有与四有温

发布时间2020-07-27 15:48:33   来源:沧州日报   收藏本文

  真应了那句话,人越老,越喜欢怀旧,也越愿意对比今夕生活。到了87岁,童年的经历,经常在脑海中清晰地萦绕。
 
  我出生在武邑县一个叫马回台的村庄,童年的烙印就是日军的侵略与生活的贫穷。1937年,我4岁,村北有日本岗楼,村西的范村有据点,岗楼和据点内都驻有日军和伪军。日伪军经常对马回台骚扰,扫荡,横征暴敛,烧杀抢掠,惨无人道,村民痛苦不堪。日军在村周围挖了很宽很深的沟,还在村北良田里修了岗楼,故意让村民出行不便,很多土地不能耕种。骡、马、牛、驴被抢。学校被扒,靠街的砖门楼也被扒,被日军抢去盖岗楼。日军入侵前,马回台经济繁荣,文化活跃,村民除种地外,还有染坊、宰杀坊、醋房、轧花坊、榨油坊、香油坊、豆腐坊、馒头坊、糕点坊、中药铺、纸扎铺、肉铺、果子铺、铁匠铺、棺材铺、理发馆、茶馆、杂货铺、客店、大车店等。学校从初小到高小都有。同乐会经常开展文艺活动,有业余剧团、锣鼓队、秧歌队、武术队、高跷队,还有狮子、旱船、背杆、抬杆等。日军一来,商铺全部歇了业、关了门,学校及文艺活动也全部停止,一个生气勃勃的村庄变成了死气沉沉的“世界”。全村百姓衣不遮体、食不饱腹、住无定所、日用品严重匮乏。
 
  1942年,久旱无雨,大多玉米没等成熟就死了。没了收成,吃饭成了问题,很多人离家逃生去要饭。我们胡同,一共有5户,4户到外地要饭,只剩下我家没去,但吃的连现在的猪食都不如,除吃糠咽菜外就吃那没成熟的玉米轴,我们家把不成熟的晚玉米用镰刀砍断,运回院子立着晒,待玉米轴晒干后再磨成面,做成饼子,但贴在锅上粘不住,于是用竹圈放在锅内,这样饼子就掉不下去了,一家人靠吃玉米轴面勉强活了下来。
 
  如今,要说我生活幸福,是因为我达到了“四有”。
 
  有一个四世同堂的和睦家庭。修房子,挑选大门上方的词语时,五个邻居选了“家和万事兴”,有人说,你家应该换一个。我很坚决,无论邻居选什么,我只选“家和万事兴”,因为我们全家真正做到了和睦相处。这个大家庭含14个小家庭,人口38人,家庭虽大,人口虽多,却是团结的、和睦的,没有吵过架,没有拌过嘴,相互照顾、相互帮助,实现了真正的一家亲,逢年过节,欢聚一堂,谈笑风生,共同聚餐,其乐融融。
 
  有一个温馨的住处。退休后落居泊头,在城西家属院中,刚入住时,此地相对比较偏僻,但现在已经是繁华之地,生活配套齐全,医院诊所方便,小区环境优美,更多的是这儿邻居大多是自己工作时的同事,都很熟悉。现在我也算得上是老街旧户了,邻居们处得都非常和谐,春节时,到我这拜年的络绎不绝,生活也是对我照顾得很多。
 
  有一个稳定的退休金。儿女们都有固定的收入,生活条件还算可以,所以孩子们总是给我送钱,送物,送的东西,我都收下,但孩子们给我钱,我大多时不要,因为我的退休金足够了。辛苦工作了40多年,党和政府给我了一份生活的保障,衣、食、住、行不用愁,每日三餐吃得既有营养又有保健,穿的洁净又舒坦,住的很温馨,行走有三轮,也能把身健。每年冬季的取暖,都会有政府的补贴,特别是去年补贴涨到了2500元,交完取暖费,竟然还结余了。
 
  有一份好的生活习惯。伺候完菜园里绿绿的韭菜苗、青青的黄瓜秧,又浇了一遍花园里的牡丹花、滴水观音等,抬头再看到硕果累累的杏树、葡萄树时,已经接近上午十点,然后回屋中,读书看报,这基本上是我退休后上午的固定安排。我既不爱好琴棋书画,也疏于外出旅游,只是陶醉钟情于自己的菜园、果园、花园的“三园”生活,享受着亲情菜、幸福果、开心花的小日子,也似陶公怡然自得。周末叫来孩子们,一起采摘,共同享受我的劳动成果。孩子们边摘果,边夸我;边吃果,边叫着爷爷、老爷爷。这难道不是我的幸福果?花园,就更是全家福的图景了。原家中只有几盆吊兰,后来孩子们一盆盆往家中带,玉树、芦荟、滴水观音、幸福树、剑兰等,去年秋季又带来两盆牡丹,就是这么不经意间,已经有46盆了,俨然一个小花园。除了赏花乐趣外还可以治病呢,到了夏天,蚊子叮咬皮肤肿胀之类的,我就将偏方送给大家,用我的芦荟擦几次就好了,一举两得,我能不开心吗?这就是开心花。

文章关键词: 无有与四有温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