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以案说法

为“名誉”维权 当有理有据

发布时间2021-11-19 11:26:25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韡
 

朱某发现自家厂房内的方钢数量日渐减少,怀疑有人偷盗,于是夜间在厂房外蹲守。在夜色中,朱某见一身影从厂门溜走。从背影来看,朱某猜测是同村村民梁某,便断定方钢被盗一事定与梁某有关。第二天一大早,朱某便气冲冲跑到梁某家中,要求梁某返还方钢,梁某矢口否认,于是二人发生争执。报警后,警察在梁某家中丝毫未见方钢踪影,偷盗事件调查无果。
 

几天后,梁某将朱某告上法庭,称朱某无任何依据,在村内大肆宣传梁某有偷盗行为,给其名誉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认为朱某捏造事实、侮辱诽谤的行为导致其遭受巨大精神痛苦,使其社会声望严重受损,故请求法院责令被告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在当地一定范围内通过一定方式消除对原告名誉权的影响,并赔偿精神损失费10000元。对此,朱某辩称从未对外说过此事,是梁某的婆婆在村里见谁就跟谁议论此事。
 

法庭调查中,梁某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没有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法院认为,梁某主张朱某侵犯了其名誉权,但并无证据证明朱某实施了侮辱、诽谤等损毁其名誉的加害行为,也无证据证明该行为被第三人知晓且造成其客观社会评价降低的损害后果,故判决驳回梁某的诉讼请求。梁某不服提起上诉,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说法
 

随着公民维权意识增强,名誉权纠纷案件日渐增多,基层法院受理的案件当中,有一部分是因日常生活或者工作中的琐事而引发的名誉权诉讼,称之为“日常矛盾型”名誉权纠纷案件。此类案件一般双方对错难分,举证困难,难以认定侵权,败诉率较高。本案即为邻里之间因财物丢失而引发的一起名誉权纠纷案。
 

民法典的出台,将人格权制度独立设为一编,强调人格权保护,成为民法典的一大亮点和一大制度创新。其中第一千零二十四条规定的“名誉”,指的是“外部名誉”,即指他人的客观评价,而非“内部名誉”,即个体对自己品德、声望、才能、信用等的自我评价和感受。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只是“内部名誉”即“自我名誉感”受到冲击,并不属于民法典中名誉权的保护范畴。
 

名誉权纠纷案件系一般的侵权案件,举证责任的分配应当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证据规则,应由受害人承担举证责任,就行为人的行为符合侵害名誉权的构成要件进行举证。所谓侵害名誉权构成要件是,受害人应当证明行为人实施了侮辱、诽谤等损毁其名誉的加害行为,该行为为受害人之外的第三人知晓且造成受害人客观社会评价降低的损害后果。如果当事人举证不能或者证据欠缺,必然要承担败诉风险。
 

因此,如果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名誉权受到侵害的行为,要注意留存证据,以便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比如以文字或音像制品形式侵权的,要留存提供有侮辱性语言或与事实不符的文章、大(小)字报、公开信件、视听资料、微信群、朋友圈等相应载体;以口头形式侵权的,要留存提供证人证言、视听资料或有关证明材料等。同时,要证明存在损害后果,为第三人所知悉且造成了社会评价降低的事实,比如受到单位处分、受到不良网评议论、社会影响面大等,受害人因此受到严重的精神损失或者存在直接经济损失的,还要提供该方面证据等。

文章关键词: 名誉 维权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业务  |   实习申请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